马赫456

海浪拍打下的砂砾与天边遥远的繁星,于我眼里是一样渺小,可它们对于自己的定义又是如何呢?
hrk.hrs

四月与五月交替间的随笔

近几天又有两个尚未绽放的花朵悄然在这世界上坠落了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件事呢?

因为我突然发现我已经无法表达内心的真挚,无法赞美这明明迟来却又觉得猝不及防的春日了

长春没有春天,一夜绽放的梨花和桃花马上就会抵不住炎炎烈日而凋零

而我心中,泛不出半分伤感和溢美。甚至在晚上看那明月,只想它与去年最后一弯有什么区别吗?与昨天有什么区别吗?甚至阴天,又有什么分别吗?

不知何时,我已经麻木至此了

日月交替早已对我没有半分影响,不断扯下的台历在我心中也没有丝毫观念

我只是活着,吃,睡,学习,偶尔跳出来和朋友聊聊天。

我早已忘记思考了。

我早已不读书了。

若不是今日,突然从床上挣扎起来毫无睡意的望着天,不知道那样的自己会持续多久

天逐渐变成黑色的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很多。

想我自己其实是个很自卑的人,想通了我的文笔这么烂的原因,想这个世界骄傲又卑微,在挣扎中幸福的人类。

我想,我们不过是一条光缝,夹杂在这永恒的黑暗之间。

我想,我不讨厌悲剧,但我讨厌毫无意义的死亡

我想,为什么临死前没有注意到她们呢,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微弱的呼救呢

为什么没有人捧着她们的脸,说:“你一直都很可爱”或者“你一直都那么优秀”呢?

于是那两个初中年纪的女孩才互相拥抱着,从楼上坠落,发出这世间最有穿透力也是最后的呼救了吧

但给世界冲击也只是悄然一瞬,给身边人的伤害却是永世长存

我讨厌这样

为什么会突然想说这件事呢?

 

 

可能是因为临睡觉前心痒痒忍不住看了メサイア的文

紧接着就幻想要是mamiya没死的话,他们一定能顺利毕业并且互补地走到人生尽头吧

要是淮斗没被改造成AI的话,白崎一定能够再次触碰到他的手,看着他的笑容一起走到阳光之下吧

甚至再早一点,在故事的一开始,没有church,没有メサイア,他们依旧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他们又会怎样相遇,书写出怎样的故事呢

淮斗被变成AI的事,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难过

忘记是谁说:“我们不知道淮斗是怎么成为AI的,但我们知道无论是频死还是昏迷,那时他一定非常非常痛苦。”

他在痛苦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临死前在想什么,没有人清楚。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有没有在想护,想他的メサイア,有没有想他的弟弟。

他作为人类最后的话语,无人去倾听。

就像那俩个可怜的女孩一样。

“如果没有你的话,世界就像是一片黑暗,而我将会活在永恒的长夜之中。”这是护暴哭之后说的话。

而心情也跟那俩个可怜女孩身边最重要的人一样吧。


评论
©马赫456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