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赫456

海浪拍打下的砂砾与天边遥远的繁星,于我眼里是一样渺小,可它们对于自己的定义又是如何呢?
hrk.hrs

【CA】手机,邮件,和爱人

*注:本文有借梗

 

“A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

 

 

  “好啊”

 

0.

  C太戴着帽子捧着一堆东西正在下楼梯,这时侧面上来了一个男生,看见是C太后一脸惊讶:

  “C太,这就要走啦?”

  C太抬起帽子下的俊美的脸,发出令人着迷的标准微笑:

  “是啊,东西都搬完了,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没办法啊,如果不是一直赶人,我也很想在这继续住下去。”

  “哈哈,校领导怎么就不明白呢,如果将你设为学校的招牌,那咱们学校升学率绝对会逐年飙高。他居然还想着赶人。不过像你这种已经找到工作的已经很走运了,像我那帮兄弟……”

  C太看对方又有长篇大论趋势,立刻打住说:“底下车还在等我,以后有机会我再听啊。”

  看见C太走好远之后,那人才反应过来,抓抓头说:“不对啊,我刚上来底下只有辆收废品的车啊。”

  C太心情愉悦的下了楼,看见收废品的老大爷正在车上坐着刷手机,不免在心里感叹时代的进步,然后从兜里拿出一款七八年前流行的翻盖机,机身和按键早已磨损的不像样,可功能还是好好的,这手机的通讯录和联系人一片空白,只有邮件箱里又一个人,而不知不觉与那人互通的邮件已有上万件了。

  C太想起和他的幼驯染A弥发生的,过去很久的,高中的事情。

1.

  高中时代真是太快了,对于C太来说,就像是在课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就要毕业了。

  从幼时发生的布偶事故(对于C太来说是大事故了)让C太彻彻底底的记住了A弥这个人,并对其展开了死缠烂打绝不放手这些类似小女生们的超级黏糊行为,上下学要一起,课间要一起,午饭要一起,总之除了上厕所之外的一切活动都要在一起,不止如此,C太大帅哥还自命不凡的坚信A弥什么事离不开自己。难怪A弥每次都在心里暗想:“真拿他没办法啊。”

  三年的时间对于C太说真的是弹指一挥间,而对于A弥来说真是一段毕生难忘的漫长时光,真是谢天谢地明明是一个人却过着两个人的生活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于是报考时义无反顾的报了离家远的学校,无视了C太之前恳求的目光。

  总之平凡的高中生涯就这么要结束了。在最后一天里A弥对于像C太撒了谎于是心怀愧疚,将三年间一直互换邮件的的手机关机,准备班级最后的扫除。没想到,没想到,收到了校花人气美女B子当众递送的情书。

  发现联系不上焦急万分的C太躲在墙后面,完整的听了全过程,心也跟着一点点落到了谷底,逐渐僵硬,处于在碎裂的边缘。

  “哈……什么啊,因为偶然看见帮忙清扫的他而动心,这是什么鬼理由,一定是恶作剧,一定是······”

  遮住自己的眼睛,喃喃低语逐渐变为不可察觉的喘息声,C太觉得心跳的渐渐不受自己控制,一股复杂的情感堵在自己胸口让自己越来越透不过气,他想他应该过去,完美的像平常一样帮助A弥解决,因为他相信A弥无法解决这种问题,可是脚却一动不动,身体逼迫着自己的耳朵听A弥接下来的回答。

  “唔,是太平洋青鳉鱼捕获成功的宴会邀请是吗,我接受了。”

  A弥说完便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速逃离现场,剩下一群大眼瞪小眼的人。

  C太听完差点从墙后跳出来,B子还保持着递情书的姿势,本来有些泛红的眼底经过刚才一闹恢复了往日的光彩。

  “什么嘛……真是……”

  B子无奈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C太顺着回家的方向不断寻找,最终在家附近的公园里看见坐在跷跷板一端发呆的A弥。

  C太立刻跑过去看着A弥,发现这个当事人在这里像个没事人,而他却跑的只喘气。

  “喂,你说的那些是什么鬼啊,青鳉鱼是什么?宴会又是什么啊?不对,人家可是在跟你告白啊!”

  “啊……因为B子家不是卖鱼的嘛……”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C太哭笑不得的看着A弥,说不上心里是高兴还是难过。

  A弥倒没注意这些,一把抓住C太就靠了上去“你先别说话,刚才那一跑已经耗费了我今生所有跑步的力气,我现在需要休息。”说完便真心安理得的靠在C太身上睡着了。

  C太看着近处A弥宁静的睡颜,这一天所经历的失望、害怕、惊讶、欣喜这一团乱的心情也逐渐归于平静,可是心跳却依然在高速上乱飙。肩头明显能感受到A弥的呼吸,开始变的酥麻起来。察觉到自己这一系列奇怪变化,C太这个自命不凡的男子好像终于开始明白自己这些年对A弥情感的真实名字。

  那就叫恋爱。

2.

  上了大学,二人便开始真正分别了,一个在本省,一个去往了遥远的外地。

  想象中鬼哭狼嚎惊天动地的分别场景并没有出现,那天的C太非常的平静,平静的好像早已知晓他欺瞒他的这件事,让A弥坐上火车越发觉得细思极恐,睡觉时总觉得C太早已潜伏在他的下铺,第二天早上会熟悉的递上亲手做的便当,以及露出那完美帅气的笑容。

  可惜,没有了。

  以后都没有了。

  二人一别就是四年,四年的时间早已改变昔日A弥瘦弱的身躯,改变的东西只会更多更多。

  四年里二人虽大部分时间都未见面,可是邮件却一天未断,明明可聊的话题越来越少,可A弥却对这邮件越发习以为常,未曾感到过一丝厌烦。

  甚至还会主动发邮件给C太,比如有一封上面就写着

  “救救我。”

3.

  C太终于知道那些被一句话吓死的故事是真实的了。他刚刚还在大学里收拾东西,看到A弥发的消息立刻从箱子堆里跳出,飞一般的窜到了门口,同学们事后打趣他说他就像一只看见猎物的猎豹,一个健步跳起然后扑了进去。可同学的喊叫,惊呼。这些他当时都没听见,准确的说,他什么都听不见了,也无法思考了。

  当时是正月,天刚飘过鹅毛大雪,雪深几尺厚,C太刚打开门迈开第一步便跌了个大跟头,他慌张的爬起,不知道自己只穿着单薄的毛衣,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不知道了,他除了要去找A弥,什么都不知道了。

  A弥早早就放了寒假,昨天还在家睡大觉。C太不觉得这个天气A弥还能去哪里,只得急忙往他家里赶,

  到了家门口,发现房门大开,他这才发现空气是这么的冷,将他的呼吸都要冻住了。

  他僵硬的走进了房门,发现床上一个东西正在被子里挣扎翻滚。

  他下意识的把被抽起,发现了里边掉出的A弥。

  A弥身着睡衣,脸色潮红。

  难道……?

 

  “你终于来了,我要困在被子里憋死了”

  “…………”

  “本来是好好睡觉的,结果做了个噩梦,不知怎么就把自己捆在里边了,怎么挣扎都挣不开。”

  “…………”

  “我梦见……你还记得B子吗?就是那个家里卖鱼的,啊,不,跟我告白的校花。你,我,她,还有另一个女生,不过是谁记不清了,我们四个组成了个怪谈兴趣社类似的东西。但最终却卷入奇怪的事件里,最后大家都死了,”

  A弥用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直直盯紧C太,令C太一动都不敢动

  “而我,把你杀了。”

  “我当时觉得特别害怕,可无论怎么做最后你都会被我杀死,我逐渐放弃了抵抗,觉得有人在勒紧我的脖子,醒来后发现闷在被里出不去了。”

  “你一定是怪谈最近看多了吧,我记得你以前就喜欢怪谈之类的东西。”C太逐渐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是啊,不过当时并没有什么时间去想这些呢“A弥慢慢坐起起,直视着C太的眼睛,“不过梦里边有个怪谈真的很有意思,尤其是那个’分身鬼’,早知道当年造谣给B子好了,看他还会不会有时间来喜欢我了。”    

  看着A弥一脸遗憾的表情,C太禁不住大笑了起来,那笑声穿透了往日虚假的面具,消融了衣服上的冰雪,让人忽视了外边狰狞的北风,只觉得心头种下了一颗颗温暖的火苗,渐渐地点燃了A弥的内心。

  A弥这才注意到C太身上单薄的毛衣,那雪融化后留下的一片又一片水印,就像他心头荡起的涟漪。

  可终究,只是涟漪而已。

  涟漪散后,他们又许久未曾见面。

4.

  转眼间,二人为生活四处奔忙,处在天南海北的两个城市,连邮件数量都在工作后逐渐减少,命运的无数次捉弄更让他们没有碰面的机会。

  现实擦亮了了幼时懵懂的幻想,当它像玻璃一样闪亮耀眼时,将它打碎。

  有很多原本很重要的东西,突然就变的不重要了。

  二人用起了最新流行的微信,你一言我一语,都被时间磨成细末,渐渐地随风忘掉,再没有一个地方单独承载彼此的回忆。

  C太再次打开这个破旧的手机,无数次的翻阅着过去的邮件,摩擦着破损的按键,他发现,有一个按键,他从来都没使用过,可那却应该是手机最重要的功能才对。

  手机除了发邮件,还可以打电话。

  这个功能,在他联系不上A弥时没有想起,在A弥求救时没有想起,而现在,似乎为了对过去纠缠不清的岁月作出了结,他终于想起了它。

 他第一次拨通了他的电话。

 

  “A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我喜欢你,我喜欢了你好久好久,这份爱一直被我深藏在心底,我不敢将他拿出,怕你讨厌我,厌恶我,可现在我决定勇敢的说出来,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照顾你,让你幸福,成为那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的人。”

  对方沉默了好久说:“好啊”

  C太强忍着的泪水终于滴了下来,满心欢喜的挂了电话,感觉自己发烫的脸和颤抖的指尖。

  然后慢慢蹲下来,缩紧自己的身体,不让他发出更大的颤栗。事实上“A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之后并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告白,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出,“有场大学的同学聚会,你要不要来。”

  埋藏心底十年的话语,竟没有一次说出口的机会。

  也许是因为他从未将别人的心底话放在心里,所以老天也不会给他一个摘下面具重生的机会。

  C太决定放弃了,他将曾经珍爱的手机扔进了水里。

5.

  C太在半夜踏着路灯的影子摇摇晃晃的回家,入秋的天气,昏黄的路灯,枯败的花草,颓废的人,一切是显得多么映衬和谐。

  可是远处家里暖黄色的灯光打破了这画面原本的基调,一切都突然充满了希望。

  C太呆呆的站在门口,那个黑发少年站在一堆行李箱中同样的望着他。

  翠绿色的眼睛逐渐像被擦拭过的宝石慢慢亮起,里边有青绿色的河水在细细流动。

  “你为什么不回我的邮件,你不知道要搬这些行李是多么的辛苦吗?“A弥嘴上虽然是抱怨,可是依然掩不住他脸上欢喜的神色。

  “啊,不……这个……我,那个,不知道你会来。“C太一时也是语无伦次,眼前的场景依然让他感到疑惑。毕竟上一秒还是失恋般的痛苦,下一秒心爱的人就站在眼前,这种像是做梦般的事情让他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你不是邀请我参见大学聚会了吗,难道不是要把我当做家人介绍给他们吗?“A弥眼底充满藏不住的笑意。

  “嗯?啊?“C太这才发现他之前心慌意乱不小心将“高中”不小心说成了“大学”,而对方也将错就错的赶来。

  “不是吧,难道是我自己误会了?我可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把工作辞掉赶回来的啊。”A弥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似乎能听见对方快要掩盖不住的笑声。

  C太直视着对方的眸子,明明是常人看来阴郁无神的暗红色,可他一直都觉得那里藏着星河。

  轻轻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C太看着对方笑吟吟的样子逐渐在自己眼前放大。

  那只能将错就错的接受了吧。


        完

 

 

 

 

啰嗦:

为了调整一下自己最近奇怪的状态而写了这篇文,借梗的部分是源自《意林》里的一个片段,一个女孩喜欢了那个男孩十多年可最后都没敢在手机里告白,“好啊”也不是对她告白的回复,这段反转让我觉得很喜欢,突然就激发灵感想写文。不过本来主要是想写这个情节,其他的一切都是自己衍生,连接方面我觉得还是有点生硬。不过写的还是很顺也很开心的啦。

吸血鬼那篇其实我有在写,不过每次都是一点点磨,总之磨了好久都没磨完一章,所以暂时没法发出来。

最后,我好想COS D音啊。


评论
热度(16)
©马赫456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