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赫456

海浪拍打下的砂砾与天边遥远的繁星,于我眼里是一样渺小,可它们对于自己的定义又是如何呢?
hrk.hrs

前几日月色姣好,心思飘忽
回想过去趴在地理老师桌旁的日子,
仿佛地理老师是那天上的仙娥,而我只是那桌旁偷懒的小童,仅仅望着她在桌上摆弄手指的样子,便觉得过了一辈子。
回想过去在杨哥车里,春夏秋冬促膝长谈的岁月。
便假想自己与他只是坐在那羲和神所驾的御日车上,行车在日月星辰之间轮回周转,我们便聊尽了人间悲欢喜乐。这么一想,便又是一世。
这三年浅短的缘分啊!
我明白,深夜神游的那一切不过是前尘的镜花水月,飘散殆尽前留在这现世的一点回音。

评论
热度(1)
©马赫456
Powered by LOFTER